Stereotype

被大魔王盯上的感觉怎么样?

【安雷】perfect aim

※补档合集中,被折深夜压榨写出来的玩♂枪,感谢翠总赞助的标题

OWT重新更新了度云txt和AO3两种版本,我尽力了

※我流雷傲天,我流安良辰。

不要跟我讲物理法则,凹凸世界没有牛顿。






 

透过瞄准镜来观察战场,尽管视野受到了限制,但那种一切尽在掌握中,场上众人生死全凭他来决定的感觉令人愉悦。雷狮难得选了需要安静蛰伏的狙击位,和他一贯大开大合的战场风格完全是两个极端,不过这完全不影响他的发挥。即时更新的积分榜上,雷狮个人排名高挂第四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他移动瞄准镜逐一锁定各个活动中的目标,不论友方还是敌人,像个生而老练的狙击手那样高高在上地审视战场。佩利和帕洛斯在A-4的平原区域战斗,被他们狂野的挑衅激发出血性,已经逐渐失去理智的对手简直是雷狮最好的活靶之一,他们海盗团在这个正面战场上已经掠走了不少积分。

耳机里传来滋滋的电流声说明有人开始接入队内频道,随后响起卡米尔的声音。

“嘉德罗斯在F-5,格瑞在D-9,银爵B-1。”战斗中的沟通需要精炼简洁,卡米尔干脆利落地筛选情报,省略了平时说话中的敬语。他那边伴随着话声传来略微的回音,想来是藏在某个不易被发现的废弃大楼中专注于黑进计分系统的任务。

雷狮听着他的汇报,也依次调动视野转到相应的区域看到了那些老对手。实战演习的本质是积分赛,这就导致了弱肉强食法则的出现,积分榜top10的家伙们几乎都是一人垄断一个区域,范围之内的人在他们眼中全都是移动积分。不断被收割然后出局的人们仿佛变成了受到系统限制怎么也打不赢玩家角色的NPC,在碾压性的实力面前除了逃离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换做平时,雷狮也是那掀起腥风血雨之中一员。而这次他很平静,只掌握住手中的狙击步枪就冷酷地掠夺起了积分,换了角色位置,那就连行事风格也该一并改变,他可不是只会横冲直撞的傻子。

几发空弹壳落在SVDK旁边,雷狮听着卡米尔对局势的分析,重新给枪支推弹上膛。他枪法很好,借助现代科技的加持更是如虎添翼,每开一枪都是直接把人KO出局,枪枪命中心脏位置的打法非常霸道。如果不是学院方配给了防弹衣,而演习用的又是空包弹的话,他手下应该早就人命累累了。但他性格中天生的高傲并没有比起选用近战方式时有一丁点的削弱,他选的狙击位就在A-3的高楼区,是全场的中心制高点,完全没有给自己弄上什么伪装,开枪之后也没有再改变位置,简直是对想要攻击他的敌人直言道:“我就在这里。”

卡米尔的屏幕界面一边显示出系统后台,平面地形图上一个个移动的小光点显示出已有的积分。而另一边是积分榜,前几名基本已经恒定不动,只有一个特例让卡米尔不得去不注意。

“C-4区有个叫安迷修的,来自第三校,之前没有听过这个人。”卡米尔看了一眼积分榜名字后面仍然在不断滚动着的数字,“但他爬升很快,现在快要超过第七……不,已经变成第六了。我这边离C-4很远,佩利和帕洛斯过去一趟,先不要正面冲突。”

“这种实力的家伙之前怎么能不声不响的,新人?”雷狮说,他把瞄准镜指向了C-4区域,是一片震后废墟一样的街景,这是最不适合现在的雷狮发挥的场景,遮蔽物太多了。偏偏他所在的位置非常适合瞄准向那个区域,他重新校准了瞄准镜,晃过那一片时却看到了有人在帮助伤者包扎。

在这种演习战场上重伤者其实不多,大部分都是无法避免的轻伤。即便穿了防弹背心被空包弹击中也是很不好受的,那些没有纳入保护范围的地方被子弹擦伤更是十分常见。但无论怎样,互相帮助这种行为,比零伤亡还要少见,连他们海盗团之间,都很少出现这种情景,让雷狮有点惊讶。

这等于是把背后暴露给了敌人,如果现在雷狮或是哪个一样躲在暗处的家伙开一枪,那个好心的家伙可就出局了。

而这时卡米尔的新资料到了。

“安迷修这个人登记的武器是四把P220。四把?”卡米尔的声音都带上了一瞬间的吃惊。

“P220后座力那么大,是一手一把?能挤进前十总不会是觉得多带武器就可以赢的小可爱吧。”帕洛斯听到卡米尔的话之后带着并不真实的笑意接道,他那边还隐约传来佩利的吼声,多半是打得兴奋了。“会是一个怪力的肌肉男么,我觉得佩利其实可以试试这种双枪的战斗方式啊。”

雷狮这边盯着瞄准镜,他看到的那个会去帮助别人的傻子,后腰侧的枪带上的两把枪清晰地映进视野,正是两把P220.

“居然这么有闲心还帮助别人,怎么挤进前十的?”雷狮匪夷所思,他和同伴们分享手头的情报。“我看到top6了,人在街边给人包扎伤口呢。”

另外三人纷纷对雷狮的发现表现了适度的讶异。一个很好的机会,雷狮本想顺手收下这么一个积分大礼包,他紧盯着安迷修的背影,几乎是他抠动扳机的一瞬间,安迷修就弹身跃开,如果有这样的预判能力那也太逆天了!雷狮凛然,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安迷修并不是未卜先知了他的子弹,而是他的另一边有人发动了攻击。但这个恰好的时机根本无法用人力去预测,安迷修顺利躲开了雷狮的狙击,迎上了攻过来的一方。

他反应极快,一个闪身躲开了对方射击的同时藏到了杂乱无章的废墟之后,有一瞬间他从雷狮的视野中消失,但很快那个身影又从建筑的侧面出现,在堆叠起的石块上来回两次借力之后出现在了他对手的身后。

雷狮这才见识到这个现任的top6是怎样的一种实力,完全可以和他的名次相匹配。

他的对手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安迷修就从高处跃下,一个后空翻的同时双手持枪射击,从天而降一般直面他的对手,两条弹道近乎平行,从敌人的脖子左右两边划过去,精准异常,若是差上分毫,对方大概就要被划破颈动脉然后血如泉涌了。

敌方想必是个实力不怎么样的,看到安迷修没有防备就准备钻空子,哪想到招惹了不能招惹的角色。安迷修落地之后就势一个翻滚,半蹲在地拿枪指着人的表情非常冷漠,敌人大概已经被吓破胆,选择了投降出局,然后积分归到了安迷修身上。

……真是难以言喻的战斗方式。虽然很帅很有效率,虽然他有这样的实力来执行,完全挑不出错,雷狮就是很想吐槽。

不过看上去真是一个滥好人啊?明知做好了防护伤不到人,大家当然愿意选择最省力的方式,攻击躯干或是四肢让对手失去行动能力一类,演习中各自都有些分寸,不会去专攻要害,自然也不用留情面。而安迷修这样的打法,对时机的把握,对体力的要求都很高,更不用提枪法和身体素质了,看上去十分耍帅,其实是吃力不讨好,唯一的优势大概是基本保证零伤吧?

雷狮用上帝视角追随着那个身影,看他沿途前进中又解决了几个对手之后听到了卡米尔即时更新的积分榜,安迷修已经上升到了第五。

“下一个就是你了,大哥。”

“我等着。”雷狮说。

之前的战斗中他一发失误子弹让安迷修察觉到了这个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对方一路上的行进都非常小心,几乎是贴着建筑边缘遮蔽自己的身体前进,饶是雷狮上帝视角,也难有一击即中的把握,这家伙显然不是新手了,对狙击的防范非常老道。

尽管他们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这时候却突然有了一种微妙的联系把他们衔接起来似的。

雷狮依然紧紧锁定着安迷修,在下一次对方战斗结束后的间隙中射出了子弹,他这个时机把握简直刁钻。然而安迷修的预判简直诡异,解决了对手之后持枪的小臂往背后一个弯折,恰好赶上雷狮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如果他们是队友,一定会有人为他们的默契鼓掌。

千钧一发,雷狮的子弹精准的射击在安迷修的枪管上,在别人看来这仿佛是安迷修比好了靶子让雷狮去打。推力让他向前一个冲势,安迷修收手撑地翻滚缓冲,弹壳落地的声音清晰可闻。等他稳定了身体,去看右手中的枪,铝合金制枪管已经破损变形,弹痕周围一圈金属呈现出轻微的烧焦状,尽管穿了防弹衣,背后心脏的位置和小臂还是因为过度受力隐隐作痛,大概要不了多久就会开始青紫了。

可这是演习,安迷修没有被击中要害,他还有继续留在战场上的资格。

他抬眼看向几百米外的高楼群,那个不知名的对手想必就在那里。而雷狮透过瞄准镜和安迷修对视,那双水绿色的眸子全是锐利的锋芒。

我的习惯已经被摸清了么,这可有意思,他想。

 

FIN

52 8 /   / 安雷
评论(8)
热度(52)

© Stereoty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