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eotype

被大魔王盯上的感觉怎么样?

【安雷】over shadow(一)

※感谢黎总的赞助和翠总的标题

※群作业主题“童话”所以是一个魔王诱拐骑士的沙雕童话,没想到越写越长了

※我流ooc,年操有





魔族的王突然失踪了。

这件事在整片魔族领地引起了轩然大波,魔王是魔族的主心骨,现任魔王更是把只知道打打杀杀忠于欲望的魔族重新整合,在铺满鲜血的土地上筑起了城市。现在他不见了,魔族们无头苍蝇似的把领地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他的影子,便陷入了茫然。

所幸魔王幼弟卡米尔还保存着神智,他向魔族领地西面的人类国家传送了消息,人类也很感谢把一盘散沙般的魔族收拢的魔王,欣然接受了卡米尔的请求。

这个人类国家把魔王失踪这件事在大街小巷里发布了公告,希望子民们留意,有消息上报即可。

大陆上已经和平了很久,极东的土地是魔族领地,东边临海,以西便是人类的国家。但碍于消息传递的方式落后,再往远处的人类们,多半还保留着“魔王就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样的刻板印象。

于是下一个人类国家得到的消息,就变成了:魔王离开了魔族领地,请大家注意,有魔王的消息务必上报!

再往西的国家发布的消息已经是:魔王出来祸害人间了,请所有子民一级小心,千万警惕!发现魔王一定要告知骑士团!

彼时安迷修和他的骑士伙伴们正因为魔王的行踪不明而草木皆兵着,路上遇到玩耍的小女孩、出来买菜的妇女,都要尽职尽责地送她们回家。因为在传说里,魔王就是那种专挑漂亮姑娘下手,还要求人类每年给他献祭的邪恶生物。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安迷修回到骑士团的营地。张贴着“小心魔王”告示的布告板就在他们营地门前,一个混着裹着黑色斗篷的孩子正在仰头张望。

他发现了安迷修的注视,指着那张告示侧头问道:“为什么要小心魔王?”

这实在是一个过分可爱的孩子,帽子遮掩下白皙的脸蛋若隐若现,对于可怕的魔王也没有露出畏惧的神色。安迷修想了想,用大人们那套说辞回答:“如果不听话晚上还在外面玩的小孩子,就会被魔王抓走吃掉的,所以快点回家吧。”

男孩又反问道:“有人亲眼见过魔王抓走小孩?”

这当然是没有的,抓走小孩的其实是野外游荡的狼群。但小孩子们总是对魔王这样传说中的存在多一点畏惧,这样的吓唬比较有用所以才一直流传而已。安迷修不会说谎,他只好老老实实地道:“没有。”

但他想了想又说:“要是等魔王造成伤害再来防备,那就来不及了。”

“好吧。”男孩淡淡地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接受了这个解释。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家。”安迷修说。他还没换下身上的铠甲,看上去英姿飒爽,非常给人安全感,城内的小男孩们每次看到这样的装束,都会满怀憧憬地说:“我以后也要成为骑士!”

但这个男孩的反应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皱眉道:“我没有住的地方,不过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安迷修显然不会放任一个迷路小孩到处乱走,他强行把男孩带回了骑士团的营地。骑士团的日常工作就是维护城市的治安,帮忙寻找走失的鸡鸭牛羊小猫小狗小孩子,还有劝架讲和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大陆已经和平了太久,现在很多的骑士已经名不副实了。

“骑士不应该是要把铲除魔王,和魔族战斗来保护子民作为己任吗?”

雷狮在路上听到了这样的言论。

另一位骑士说:“是是是……魔王很快就要来了,你小心别被他一尾巴就甩死。”

现任的魔王是龙族,这种消息闭塞的国度里对魔王的私事倒还挺了解的。

“为什么要铲除魔王?”雷狮又问。

安迷修觉得这个男孩的思考方式真的很独特,男孩子们生来就听着勇者骑士打败魔王的故事长大,励志成为下一个能记载在史书上的骑士。女孩子们生来就对魔族充满了畏惧,梦想着做被勇者搭救的公主。

没有人质疑过魔王为什么要被打败,“魔王”如同一个生来就是败者,要死在骑士的剑下的职位。

“因为魔王总是十恶不赦的?他做了很多危害大陆的事情。”安迷修不太确定地说。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想要打败魔王的少年,现在却觉得像这样大陆和平,能为大家而挥剑也不错。可魔王又在这个时候离开领地,让大陆上的人类人人自危起来。

“那他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大陆不是已经和平很久了吗?”雷狮用剔透如紫水晶般的眼睛看着他。

确实是这样。安迷修都要被他问傻了,但他也不过是一个出生在离魔族领地很遥远的国家的孩子,他从没见过魔王或是魔族,只知道代代相传这些事。图书馆里的记载,先知们的预言,全都给魔族打上了“会伤害人类”的标签。

他只好这样说:“根据历史,魔王一定会做危害大陆的事情,能成为魔王,大概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这又是谁说的,正义的骑士吗?”雷狮说,“你见过魔王吗,你凭什么觉得他不是好东西?”

安迷修短暂地沉默了几秒,他无法逃避这样天真又诚恳的疑问:“不。我不清楚魔王是什么样的,但我贯彻的正义不是这样的。”

他摸了摸雷狮的头:“如果魔王做了坏事,我会铲除他,如果他是一个好魔王,那我也会尊敬他。已经很晚了,睡吧。”

 

太阳彻底地沉入地下,地面上的灯火呼应星星般亮起来,遥远地看过去,是独属于夜晚的景象。

魔族领地近年来也有了这样类似人类国度的繁华,因为他们有一个好魔王。

高塔之上,卡米尔正在处理城中繁琐的事务,突然接到了雷狮的传讯。他来到魔王的房间,看到星光从天窗投射下来,正好披在魔王的身上,像是一层光芒织成的纱。

卡米尔说:“大哥,您回来了。”

雷狮一副刚刚睡醒的样子,他头上长着弯曲的角,一看就异于人类的尖耳昭示着他的种族。

他背后有着巨大的蝠翼和长而有力的尾巴,不再是小孩子一般纯真的身姿。魔王威严无匹,紫色的竖瞳冷淡而深邃,他瞥了卡米尔一眼:“我记得我上任以后明确要求废掉献祭条约,做了吗?”

“是的。”卡米尔说,“在周边国家基本已经废除了。”

“周边国家。”雷狮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他走到窗边,魔王塔是整片领地中最高的建筑,哪怕在人类的国家,也可以看到这座漆黑高耸的塔。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魔族领地和接壤的人类国家几乎已经不分彼此,灯光哪怕在深夜也很明亮。

“我听到了一点很有意思的言论,所以我改主意了。”雷狮说,“大臣那边你随便应付,我暂时不回领地。”

卡米尔问道:“是什么样的言论?”

“魔王十恶不赦,烧杀抢掠,残害妇女,还吃小孩。”说到最后一条,雷狮自己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卡米尔无奈地说,“远离魔族领地的人类大多这么想,已经维持了数代,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之前的魔王确实都是这样的形象。”

“之前?前到什么时候?几百年前的屁事人类居然记得这么牢?”雷狮嗤笑着说,“而且到底是哪个魔王吃了小孩,让我今天要背这样的骂名。”

卡米尔谨慎地说:“据我所知没有哪位王会吃小孩,这应该是人类的杜撰了。”

“真无聊。”雷狮做了评价。

他只是临时起意一般回来,签署了一些只有魔王才能做决定的文书,和卡米尔吩咐了之后的安排,立刻又躺回去了。

他分出了一小部分灵魂放到那个用魔力构筑出来的躯壳里,大概是灵魂不全的缘故,连心智都受到了影响,变得和他五六岁的时候差不多,不过用来骗骗那个傻乎乎的骑士居然还挺好用的。

天还没亮,小一号的雷狮就听到了隐约的嘈杂声。这里已经不是安静的高塔之上,而是相隔万里的西方大陆。他缓和了一会儿才接受这个事实,慢吞吞地爬下床,看到一群骑士正在营地内争吵。

安迷修靠在房间外的墙上观望着,看到雷狮起来,问道:“睡得好吗?”

雷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小脸皱成个包子说:“在吵什么?”

安迷修伸手轻轻在他头上悬了一下,没有落下去又收回。这个话题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么幼小的孩童,但想到雷狮昨天的那些发问,他犹豫了一会儿说:“有人觉得魔王离开领地,就是要惩罚以往没有献上祭品的国家,所以民众们说想要把几位少女献祭给魔王。”

果然是前一天说什么就来什么。雷狮心里不太愉快地想,难道人类认为当了魔王就一定会喜欢少女吗?

“当然,团长没有同意。不过骑士团里也有一些人和民众抱着同样的看法,为此争吵了起来。”安迷修目光平静地看着他的同僚们,没有说出自己的看法。

“那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雷狮仰头看他,问得没头没尾,安迷修却懂了。

“我认为……民众的不安来源于未知。”安迷修并没有正面回答他,顿了顿才说,“魔王虽然还什么都没做,但恐慌已经产生了。”

“这是你们自己吓自己。”雷狮说,语气里居然还有点不屑。这小小的不屑在安迷修看来像是幼稚的小朋友在努力表现自己的成熟,没忍住弯了弯嘴角。

他说:“传说里魔王总是很强的,他想要什么没人可以反对,人们畏惧他的存在和他的力量。因为自己的弱小而产生恐惧,这种恐惧总是会催生一些不好的东西。”

小魔王听完他的话,却感受到了另一种意思,有点想要摇摇尾巴,但可惜的是这副按照人类来制作的躯壳并没有尾巴。

“但如果真的献祭了少女,人们还是会把错怪在魔王身上吧,即使这和他没关系。”雷狮轻轻地说。

人类只是需要一个发泄恐惧,和承担错误的源头。

那边骑士们的争论还没停止,团长出面了。他带来了城主批示的文书,上面要求“恢复献祭仪式”,并让骑士们遵从。

“所以别再争执不下了。”团长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这样的事并不是以我们的意愿来决定的,魔王,或是城主,他们的想法才是最重要的。”

雷狮嘁了一声,与此同时安迷修低声道:“荒唐。”

有不少骑士的脸上露出了愤慨的表情,还有些畏惧着魔王的骑士松了一口气。

护送祭品少女们的骑士名单很快安排下去,安迷修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似乎也想跟着去,但放任雷狮小团子一个人待在这也不符合他的性格。身为骑士自然大部分时候都得面对这种两难的抉择。

这天晚上骑士团营地里的气氛不是太好,安迷修忙到很晚,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雷狮还没睡,正坐在床上等他。

小魔王正在看一本童话,是人类国度俗套又经久不衰的勇者打败魔王的启蒙读本,教给孩子们爱与勇气。但他看上去不像是看的津津有味,反而在思考着什么。

注意到骑士回来了,雷狮把童话放在一边,随意地问道:“明天开始就要出发去护送祭品了吗?”

他看上去简直是什么都要操心的小大人,这个年纪本应该沉迷扮演游戏,但他却冷静得如同早慧的先知。

“我的首要任务是把你送回家,护送祭品不是我的工作。”安迷修把骑士剑放到墙角的武器架上,骑士的甲胄下是柔韧的里衣,哪怕不拿着剑他也依然像个骑士,责任心仿佛浸入了他的骨骼。雷狮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他的动作,心里有条尾巴在来回甩动。

“我的家住在魔族领地边界。”雷狮说,“如果护送祭品去献给魔王,想必也会经过那里。”

安迷修想,这小屁孩前一天还在说自己没有住处,今天又立刻改口,和把自己的目的写在脸上有什么区别?

但他不能纵容这种淘气。正准备回头拒绝,却看到那双妖异的紫瞳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人类中很少出现紫色眼睛,可出现在雷狮脸上却毫无违和,这种高贵如君主象征的瞳色,让他看起来完全不像小孩子。

安迷修迟疑了:“那你要跟随祭品队伍一起回去吗?”

雷狮笑弯了眼,一瞬间又让安迷修觉得先前所感不过是错觉。他开心地说:“好啊。”



TBC

评论(7)
热度(50)

© Stereoty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