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eotype

被大魔王盯上的感觉怎么样?

【安雷】长冬无夏 第一章

长冬无夏

the perpetual coldness veils the tenderness


 ※英文顾问是翠总,我回来填坑了,赞助是黎总,梗来自AK劳斯

※我流ooc,末世pa,流血战损暴力表现有,灵魂相连设定

※OK↓






十二月:silent of sky

寂静的天空

 

摆脱了那帮喋喋不休的老头子们终于得以离开时已经是深夜,这个点的战场边缘非常安静,比起聚居地它更像是一座坟墓。

说是聚居地,实际上号称人口最多的这里,人类数量也不过只有末世降临前同比密度的千分之一。重重防护外是已经破坏得看不出原貌的建筑群,被暗黑生物占领的荒原和废墟才是目前最主要的陆地组成部分。遥远的地平线一方有奇异的生物活动的声音,在空旷的天幕下回荡得听不真切。

要是在和平时期,高楼也如这般尽数倒下,也许可以看见天地相接的奇景吧?安迷修望着那暗沉得难以和地面分割开的天空出了会儿神。只可惜末世之后已经很久没见到过太阳了,基地内的白炽灯也许是人类最后可以接近的温暖。

回到自己家,因为他所在的这片住宅区人烟稀少,就显得更加荒凉。分配给军部的住宅区条件相对好很多,作为特殊能力部队的上校,他的居所是保存完好的独栋小楼,在这个时代已经是毫无疑问的顶尖水准了。

可他刚打开门就后悔起了自己刚刚的念头,推门而入时他注意到门背后有什么东西阻碍着他的动作,低头一看,是一件厚实的外套。他把那件黑色的大衣捡起来的同时顺手关上门,肩部位置闪亮的四颗星,和他穿在身上的这件一模一样。

他把外套搭在小臂上,一抬头就看见从玄关到客厅,四处都散着这样乱七八糟的衣服,长裤,衬衫,还有领带,聚在一起显得热热闹闹,充满了鲜明的有人存在过的痕迹。毫无疑问那位大爷进家就开始丢掉形象地一路走一路脱,混不在意地脱完就甩,完全不管这随手把东西甩去了哪里。

整间屋子静悄悄的,安迷修认命叹了口气解开自己的军服,两件有着四颗星肩章的外套并排挂在了玄关的衣架上。领带的束缚感确实不好受,可面见那些上层人物又不得不注意仪表。他弯腰把地板上的衬衫拎在手里,拉过一半挂在餐桌,一半耷在地上的裤子,捡起纯黑色的领带。这些东西全都搭在他臂弯中,把到处乱丢的衣物聚拢后他已经站在卧室的门口,像是被顺着撒下的诱饵引导至此。

可他看着那团温暖的被子里窝着的雷狮,一瞬间又什么也说不出来。他庆幸自己先前回家的时候没有喊出声把他吵醒。安迷修把手里的衣物小心地放在床边的椅子上,又轻手轻脚地脱下了自己的。

那堆以黑色为主的衣服实在是和这个人很不相称,雷狮曾经吐槽过这是刻意穿的像送葬来迎合末世的设计。他缩在被子里面,只露出半张脸,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光线,那一小片皮肤却依然洁白柔软。

安迷修也爬进被窝,雷狮的呼吸并没有任何起伏,均匀的节奏证明他正在熟睡,这个状态很难得。有一秒钟他觉得末世算什么,一晚上的劳累好像也完全不存在一样,人类可以接近的温暖明明就在这里,坚定得仿佛永恒。

 

 

雷狮很喜欢高处。早在学生时期安迷修就知道了。

他睡醒之后身边没人,揉了揉眼睛才慢吞吞地开始起床穿衣,按理来说这样深度睡眠在他们身上都是很少见的,可昨晚他也意外睡得很好。

他在楼顶找到了雷狮。即使在白天,末世后的天空也显得低矮暗沉,仿佛刮来的冷风也是灰蒙蒙的。雷狮只松松地把外套披在肩上,黑色缎面被风荡出水一样的波纹,也许下一秒就会被吹走,可他完全不在意,蹲在建筑的边缘喝啤酒。

这个时代啤酒之类的东西可是稀罕物,也只有他们这样拥有特殊军衔的能力者才可以分到一点配给,安迷修的份当然是被雷狮抢去,但那也不够他喝的。

安迷修站在他身边,地平线的那一端看得到山一样巨大而模糊的身影在移动,果然人类的适应性任何生物都无可比拟,战场上奋不顾身厮杀到鲜血喷涌,习惯之后却也可以用这么平静的目光注视着他们的敌人。

那是造成末世的罪魁祸首,不知来处的暗黑军团。

 

[昨晚那帮老头子们又拉着你谈了些什么?]

 

这句话直接响在安迷修的脑子里,伴随着一种很奇妙的空旷感,是雷狮的声音。他歪了歪头看见雷狮把手里的啤酒罐扬起,清透的酒液有一部分从他的嘴角流出,划过下巴和绷出优美线条的脖颈,坠入衬衫,把那里染湿了一小片。

 

[疫苗,还有条约。]

 

他嘴里缓慢地呼出一口气,是寒冬季节呵出白雾取暖的那种做法,他眼神放空地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整个空间都呈现出无言的死寂,只有雷狮那边喝啤酒不太明显的喉咙滚动声,和轻微衣摆猎猎的响动。

 

[之前有提过的那个计划,虽说是疫苗,并不知道是怎么试验出来的东西,样品完全不像现有的人类科技。]

 

安迷修顿了顿,继续和雷狮进行着意识里的交流。

 

[不过也不能判定是不是特殊能力的一种,对‘暗黑’产生的抗性确实有效果……上级在商量这种疫苗普及之后的权利瓜分,初步条约已经拟定出来了。]

 

雷狮轻声笑了一下,他把空了的罐子放在地面,站起身来一脚踢出去。少了城市里本该有的车水马龙与人声喧闹,一个罐子从高层建筑落地的声音也显得巨大而渗人,但现在人人自危,不会再有多管闲事的人来指责他高空抛物。

“条约就是废纸。”他转身走开时发表了这个评价,一如那些先人们曾经有过的百般嘲弄。

 

雷狮坐在上首位,没什么表情地盯着他对面的人,像是某种暂时安静下来等你表演完才张口的凶猛猎食者。他在这里的身份是特殊能力者部队的五位团长之一,虽说是团长,实际上他们整个部队也不超过一百人,战斗力的划分让他们成为一个团,雷狮和安迷修自然也就破格升为了上校,实际上比起正规上校军衔,他们手里可用的人少得可怜。

下面的将官有些战战兢兢,他传达的上面的命令是和安迷修一起前去保护另一个驻地——在这种具有希望的“疫苗”之说在整个聚集地里暗暗流传的当口,突然出现了这种针对最高战力的指派,傻子都能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安迷修和雷狮的能力确实是最顶尖的那一层,可他们之间完全不存在配合,因为糟糕的关系,他们两个在一起的场合不互扯后腿就不错,也只有那些在办公室里被保护的很好的大人物还会期望着他们和平相处,殊不知这两人碰面就是拆墙,破坏力比暗黑军团高了不知几倍。

“如果您觉得心里不好受,可以亲自去找安迷修上校谈谈。”那名将官把书面文件递了过去,“可是没有违命这个选项。”

“当然我觉得他应该也很乐意来找您。”他一本正经地补充道,安迷修的好脾气人尽皆知,幸好那位上校的实力足够在这种前提下和雷狮好好谈谈,就算谈不拢也跑的掉。

“你可以滚了。”雷狮一只手撑着下巴,视线方向是另一只手里是那个将官带来的命令文件,开口时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可周围人都觉得要是那人不走,雷狮随时会掏出一把锤子来把他砸飞。

 

[收到命令的时间是几点?]

 

他在意识里喊了安迷修一声。

 

[九点整。]

 

那边是四平八稳的语调,雷狮抬眼瞥向对面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和分针形成恰到好处的一条直线。

 

[一个小时,动作够快的。听到你那边的消息就立刻来找我活动了吧。]

 

他低低的笑声在安迷修意识里一闪而过,那道呼吸像是隔着很远也被风带过来,让骑士先生觉得耳尖发痒。

 

[我是真的不理解都这种情况下了,那帮崽子居然还能成天想着怎么笼络群众和划分末世结束后的地盘。]

 

雷狮淡淡地说着只有安迷修能听见的话。在他的副官看来,他一言不发,动作称得上是慢条斯理地把手里的纸质文件撕成了一片一片,周身气场深邃难测。和他连接着灵魂的安迷修沉默地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追逐泡影当心摔下悬崖,末世可还没结束呢。



TBC

20 4 /   / 安雷
评论(4)
热度(20)

© Stereoty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