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eotype

被大魔王盯上的感觉怎么样?

【安雷】长冬无夏 第三章

长冬无夏

the perpetual coldness veils the tenderness


 ※英文顾问是翠总,我回来填坑了,赞助是黎总,梗来自AK劳斯

※我流ooc,末世pa,流血战损暴力表现有,灵魂相连设定

※OK↓






第一章  第二章


六月:just close your eyes

只要闭上你的双眼

 

上面给出的通知模棱两可,关于任务的内容除去地址就只有“封锁线内的‘暗黑’疑似增多并越界,需要派人前去查看”这样的几句话,安迷修翻来覆去地揣摩了半天也没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既然任务被标记为紧急,其中必然有着什么特殊的内情,但也许不是被故意隐瞒,而是真的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人类对那些存在的认知实在有限,研究组的那群人几乎要不眠不休,可目前唯一知道的信息也不过“元力能对其造成伤害”这一点。那种黑影把人类和周遭所有物质同化的原理到底是什么,以及它们到底能不能算作是生命,都还未可知。

最终也只能用模糊的‘暗黑’这样的概念来概括它们。

这可真是令人头大。安迷修没有去过那片封锁区,不过有幸见到隔离起来的探查人员被沾染上的黑暗侵蚀的模样。那更像是某种瘟疫病毒,让人联想到戏剧里都爱讲述的丧尸围城。

他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叮嘱同行的人都注意不要被直接沾染到这样的小事而已。

 

崇山峻岭中有一条包围在山林之间的国道,大片的树木做了最好的遮蔽物,基地也坐落在这片山区的某个角落。一辆普通的家用捷达飞驰在公路上,驾驶员的脚也许就没从油门上拿起来过,最高时速下车辆颠簸得像是要散架,轮胎飙出的高速和沥青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噪音,幸好这里连人迹都罕至,允许这种不要命的开法。就算这是一辆SaleenS7,大概雷狮也会可惜它没有飞机机翼,冲破了音速照样飞不起来。

不用去核对地址也知道自己没有找错地方,从他所在的方向已经可以看到前方的树林笼罩着一团瘴气似的黑沉,万物都因为可以反射光而体现出颜色,那片区域的黑却如同把光都吞噬所以才没有颜色的黑洞。安迷修那边的元力像是放开了阀门一样开始往外涌,显然是开始战斗了,这让他在雷狮意识里的存在感更加鲜明了一些。雷狮调转方向盘直接往树林里岔进去,那里树木和草叶杂乱无章,有一条数人走过踏出来的小径痕迹。但这也不容一辆车闯过去,接连撞断几颗外围的小树,那辆抢来的车终于在兢兢业业后报废了。

雷狮丢弃这辆代步工具的速度比他得到时快得多,他从驾驶座上方的缺口爬出去,看到车上挂了一截封锁区域用的警示带,显眼的黄色带子只剩下了一半,并不整齐的断口处是和本应该禁锢在这片树林里的那团东西如出一辙的黑色。

树木本身的韧性并没有改变,是这些黑暗的侵蚀让它们变得脆且薄,仿佛只剩下了外面的壳子,否则车辆早该损坏了。那些物质渗透得缓慢却难以抵挡,不久之后大概连这个铁皮盒子也会变成那些黑色的一部分。

元力没必要浪费在赶路上,不过幸好元力武装的具现化只需要很少的力量来维持,雷神之锤重新出现在他手里,有了前人开路只要顺着碾过去就可以,不过也许是这座森林里奇怪的静默氛围影响了他们,意识里许久都没有人先开口。

 

双剑斩击,沼泽般粘稠的黑被挥开一个缺口,很快又有另一部分蔓延过来填补上。它们察觉到了敌人所在的方向,泼墨挥毫一样朝安迷修扑过来,其中没有行云流水的雅意,袭来的是无尽的沉寂。他后跳闪避,手里的剑不假思索地刺出,剑刃仿佛切断水流,黑色从两边分开重新聚拢,又是一次毫无意义的攻击。

“这要怎么打?”同行的埃米一边狼狈地躲闪一边喊,“情报科的人是靠虚假消息混工资的吗!”

“也许物理攻击不能算在元力攻击里面。”安迷修也大声回话,他从树尖翻身而下,刀锋带着风啸,决绝剑意破开了即将缠上埃米的一片黑影。他立刻旋身斩切,一连串的刀光把那片黑暗绞杀殆尽。

“幸好自己也有能力,不然这样的场景还真是习惯不了。”看到攻击起效,埃米赞叹一声。

“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了。”雷德非常没心没肺地说,“那种热血漫画不是都很喜欢讲这样的剧情吗,有超能力的主角团队一定会遇到一群很难对付的敌人什么的。”

这是吐槽的时候吗?安迷修觉得这群面对现状还能脱线到外星去的队友也是很厉害。他乘着风力在树枝之间跳跃,那些东西像是盯准了他作为目标,延伸出鞭子一样的触肢,紧跟着挥击向安迷修脚尖的落点。他一沾即走,滞空时也不忘挥剑攻击。

然而敌人并不是只有一个,或者说人类到现在都没能分辨那到底是一个种群还是一只单独的生物。它分裂甩出更多的触肢,在安迷修下一次凌空跃起无法规避时扯住了他的手臂。

“基地里那帮人都是吃闲饭的吧。”凯莉反应极快,顿时转移了攻击重心,控制着星月刃大开大合地割裂那些黑影,但这丝毫没有阻拦到安迷修被直直向着黑暗中心拉扯过去的速度。

“攻击方式这么重要的东西不懂先研究吗?”格瑞冷着脸挥出裂斩,四周锋利的绿芒用同归于尽的方式冲进那团深渊里面,他们都见过人体接触到这种物质的后果。

有用信息还是太少了,这样的战斗几乎是不对等的一边倒。安迷修在黑影贴上的瞬间就感受到自己的衬衫已经溶解消失,接着无可比拟的刺痛透过皮肤钻进来,如同皮肉被利爪刺破,撕裂着鲜血和神经离开身体,与之交换的是足以吞噬人心灵的负面情绪渗透到意识里。但有一种比这些还要霸道和蛮不讲理的存在正在靠近,安迷修就着那股扯着他手臂的力道把另一只手里的热流剑投掷出去,下一刻后背撞上树木和山石的疼痛让他眼前一黑,凝聚到一半的风刃也被打断。他固执地不肯合上双眼,哪怕崩裂的碎石已经在身上擦破了伤口,不断变化的视野更是晃得人想吐。

那道剑刃刚离开他就因为失去了元力源头而逐渐溃散,却在半途被一个跳起来的身影接了个刚好,剑身又重新凝实起来。安迷修感觉到身体里的元力在流失,并不是向外输出那样消耗的感受,而是被另一股力量引走了。

“不要直接接触!”他喊。

对方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雷狮截到热流剑后一个空翻在树枝上落下来,但他只是借力又跃起,另一只手没有犹豫地扔出了雷神之锤,那柄武器带着漫天雷光砸下去,在即将失去形体的前一秒炸成瑰丽而刺眼的电网。雷霆一类的存在天生带着诛杀邪恶的力量,却不知为何这种正义的原型被天赐给了雷狮这样的恶党。

沉寂了许久的森林中骤然亮起的光芒带着巨响,刺破了盘踞在这里的黑暗。只是一瞬间的停顿也足够,他弹跃的朝向正对着安迷修,手中挥动剑刃的姿态优雅如皇家击剑士,斩切开那段束缚的动作却仿佛在表演什么暴力美学。甩开热流剑的同时雷神之锤出现在他手里,钝器裹着电弧又是一次毁天灭地一样的锤击,也许这些连串冲击多少给那些黑色的影子造成了一些伤害,它们肉眼可见的骤然膨胀开来,像一个爆炸的气球,这是战斗至今它们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反应。反冲力推得雷狮不受控制地往后撞去,安迷修被他这股力道一起带出很远的一段距离才稳定下来,冷流剑载着他们飞向队友聚集的方向。

雷狮看着刚刚与之战斗过的敌人,吹了声口哨。

“是说这种东西不能被卫星监测到?科研那帮人干什么吃饭的?”这是他的第一句话。

“不过我才晚来了几分钟,这也太狼狈了吧。”第二句话是对安迷修他们说的。

埃米说的“有能力所以不吃惊论”或许真的有几分道理,但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人本来就是一个疯子。这次直面的敌人已经不是最初在基地里见到的那样模糊的黑影,那个家伙,或者说那群家伙,可能因为毁灭的生物太多,已经能够让它们凝聚出一个完整的形状,像是黑沉的山岳堆积在那里,上方还出现了构成不明的白色半环。

悬浮的白环这样的意象,大多让人联想到和天使有关的神话故事,但面对着眼前的这堆不明生物,又实在是没有人说得出话来,他们最初赶到的时候沉默了半晌,换做雷狮只是吹了一声口哨。根据安迷修的了解,这通常是他觉得有意思的表现。

但氛围其实没有那么轻松。雷狮听到身后传来重物落地的闷响,转头就看到安迷修倒在了地上,紫堂幻在跪在他旁边展开元力场,紧张得汗都滴下来,然而安迷修流的汗是他的好几倍。紫色的光波流转,安迷修手上附着的黑影却丝毫都没有减少,附骨之疽般无法根除,还更加得寸进尺地缓慢攀升起来,从最开始的几指宽到几乎覆盖整条小臂。

就像被一千对刀锋切割,或者是猛兽的獠牙撕咬,原来这种侵蚀并不是无声无息的,他们以为安静只是因为钢化玻璃连声音也一并隔离了,所以人们只能看到那些逝者痛苦的表情。没有血流出来,那只是因为被那团黑雾吞噬掉了,安迷修甚至说不出话,他全部的力气都用于咬紧牙关不要号叫出声,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来。

意识里的声音很虚弱却很平静:[雷狮,砍掉我的手。]

这是全然未知的侵蚀方式,无法用人类了解的病毒模式来解释,连紫堂幻的元力也毫无作用,这让雷狮一瞬间质疑起了那种所谓的“疫苗”的真实性。隔离当然是最有效也最无可挽回的手段,那团紫色的光芒映在他的眼底,妖冶难言。

[你是傻子么?手没了还怎么用剑。]他这样说,手里的动作甚至还要快过相连的灵魂。他在紫堂幻元力衔接不上的那一秒抓住了安迷修,黑影转眼就要扩散到他手上。雷电迅疾地扩散开来,不留余地地撕扯起那团黑影,有如神罚天降。

与此同时安迷修承受的是比先前所有侵蚀都还要痛苦的撕扯,狂暴的电流近乎绞碎他的皮肤和血液,再把细胞死去的疼痛深刻地传递到脑子里。雷狮非常有先见之明地用另一只手捂住他的嘴,意识不清醒时本该什么都顾不上,只剩下撕咬和喊叫的本能,感知一片模糊时,他却能听到雷狮在他耳边闷哼了一声。

队友们都被这种直接有效的以暴制暴惊呆了。

那团黑影消失无踪,雷狮的元力果然是对这种东西起作用的。留下来的是安迷修完全焦黑的手臂,他浑身的汗,已经没有力气还是要用剑撑着另一边的身体站起来。

雷狮适时在他背后扶了一把,小心不碰到伤处地把他搀起来。

“总之先撤吧。”他没什么表情地说。



TBC



战损还会有的,要一人一次才能以示公平

打架真爽

无意外应该会日更到完结

18 17 /   / 安雷
评论(17)
热度(18)

© Stereotyp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