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eotype

被大魔王盯上的感觉怎么样?

【蓝雨·原文考据三】

心血来潮的整理,从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往后走,等刷完这一遍再翻回前面去。
长长长,大量脑补私设注意。主观印象严重,只摘录我比较在意可以拿来用的部分,第数不清周目看全职,边看边整理可能进度会比较慢。
自用参考留,抱梗可以,和我说一声。
·考据,又名死抠细节。

虫爹本身是很爱玩梗的,在对蓝雨的描写中表现得很明显。
原文:““回去多多加油吧!”
如此紧要关头,于锋赫然还在频道里敲出了句话,让人不得不怀疑,蓝雨出身的,是否都有传染上某种毛病?”
提起蓝雨,无论是战队还是选手个人,风格还是战术布置,总是和机会主义搭边,当然还有光荣传统的垃圾话。
这样是不是有点消极?正面向上的说法的话,黄少的垃圾话可以形容为活力无限(无误)。还有一再提到的蓝雨队内,就算有垃圾话和猥琐也依然和谐的氛围。

原文:“于锋知道自己这番话也没啥高明之处,可能人人会讲。但是他清楚地记得,在蓝雨战队的时候,面对各种不利的局面,哪怕是第八赛季总决赛,主场以2.5比7落后于轮回时,队长喻文州简单的几句话,都可以让全队的气氛为之改变。
比赛还没有结束……
这好像就是喻文州最常说的一句话。现在于锋也当起了队长,在这种时候,他脱口而出的,赫然就是在前战队听到的最多的一句队长讲话。但是,自己讲,和喻文州,为什么效果却大不一样呢?
于锋很郁闷,也很无奈。而这样狼狈地落后,他也实在没有经历过。被一个新秀一挑二,当中还包括他这个队长和核心……
是因为自己正是让队伍丧气斗志的原因之一,所以现在自己的讲话让大家有些不以为然了吗?”
常规赛第二轮,兴欣对百花,团队赛前休息时间。
这里应该是领队风格?

原文:“观众们都急死了。这方锐,只顾得在这喷垃圾话,长河落日现在已经很逼近他的位置了。而且是迂回逼近,想战术走位人家的方锐,都已经要被人家战术进去了,结果他还在那表现垃圾话。一边废话一边不失操作,你当你是黄少天吗?”
常规赛第三轮,兴欣对霸图,单人赛第三场。
虽然是有点当做反面教材的意味,但至少说明了黄少一边废话一边不失操作。
还是那句感叹,如果黄少能把刷垃圾话的功夫都放到操作上的话。

补一个之前的缺漏,九百二十四章的原文:“转播给了黄少天一个特写,现场观众也纷纷从电子屏上看到了,骚动顿时更加猛烈了。无数微草的死忠开始呐喊口哨各种怪叫,帮刘小别对黄少天进行着挑衅。
结果画面中的黄少天,却是被身边的队友碰了一下,然后给他指了指电子屏的方向。于是黄少天微笑着,友好地在镜头中挥着手。
现场一片起哄的声音,这家伙,到底搞没搞清楚状况啊?难道刚才的比赛他压根就没看?
果然,镜头前的黄少天对现场的反应十分茫然,直到身边的那位队友凑过来和他又说了什么,黄少天才露出恍然的神情,然后就一直望向镜头,微笑,一直微笑。
转播总不能把画面总交给黄少天啊!一看这位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很失望地把镜头转走了。结果就在镜头转走的一瞬,黄少天飞快扬起双手,对着刘小别的方向就比了两个中指。
“啊!快切回去!”转播间里导播一声狂吼。
镜头飞快又交给了黄少天,于是千家万户收看全明星周末转播的观众,又一次在电视里看到了黄少天的微笑,和之前一样的微笑。大家很茫然,电视转播也会画面延迟吗?”
看到这里的时候,觉得好像不是能用来当梗的内容,就没有摘。但刚才我突然想到,第八赛季蓝雨主场输给轮回,蓝雨全队还是很有礼貌地致意。在场外观看的叶修就对魏琛说:“幸好现在队长是喻文州,如果还是你的话,会率领全队一起对轮回比中指吧?”
这样一个剧情。串联上黄少对刘小别这个中指,感觉也可以发挥……。于是翻回来把这段补上了。
好像是小红伞太太的慢慢相爱里,有叶神夺冠,魏琛就率领全队对嘉世比了中指的剧情。
小红伞太太也是考据党x这个后面再提。

顺便在考据一二里都提到的,索克萨尔二代操作者的问题,有gn提到番外,我才想起这回事。翻了巅峰荣耀和台版番外传承之后,虫爹的设定是方队自由人,双核是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空缺的第三赛季似乎只有方队来操作这个可能性了,因为是自由人所以也不存在交接的问题。传承里是方队把索克萨尔的账号卡交给喻队,虽然没有明确写出,但只打了一个赛季的二代操作者应该就是方队无疑了。
巅峰荣耀里有大段关于蓝雨的内容,包括喻队三连胜魏琛的剧情,之后整理出场段落再摘出来。
以及传承里明确了,方锐大大是打挑战赛被方队发现挑入训练营。

原文:“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是蓝雨初生代传开始的传承,但是夜雨声烦,却是在第四赛季黄金一代的选手黄少天登上职业赛场时,一同亮相的。”
出自第十赛季全明星。

原文:““其实,就是Z字抖动而已。”蓝雨战队,黄少天说着。
“而已?”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不说话了。
当然不是而已。两步空间,操作出这样两个技能,如果是自己的话……
“别忘了,他当中的操作不只是释放两个技能以及变向。”喻文州好像知道黄少天正在拿自己对比,提醒着他,“还有一个改变千机伞形态的操作。”
是的,一个是骑士冲锋,圣职系;一个是刺客的弧光闪,暗夜系。武器不做更换,两个技能是绝对无法接连施展的。
黄少天的脸色顿时有点不自然了。自己能不能做到?他忽然间不想去追究这个答案了。”
包括后面总决赛的部分,喻黄只要一起出现,就会有两人关于比赛内容的讨论,觉得这个可以是一个点。
还有黄少开大号和叶神pk的时候,以及前两届的全明星,黄少天在很多时候被联盟里的人理所当然地和喻文州挂钩,剑与诅咒,剑与基石,话唠和手残,正副队长,可以用的梗实在是太多了。等弄完这个再去深究出处。
和魔术师大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

原文:““打就打,哪来这么多废话!”黄少天叫道。
全场汗颜,大哥你是什么立场说出的这句话啊?难道你很沉默寡言吗?”
第十赛季全明星,黄少偷袭叶修,喻队发现是陷阱而后偷袭失败。又一次叫别人别说废话x

原文:“只是多了一停步,情况立即又有了转变,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已从君莫笑背后杀至,叶修当然不可能放任不管再去抢攻索克萨尔。可是在这喻文州的身边和黄少天对攻,那又是何其凶险的事?那家伙手速不行,但捕捉时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能给他这种趁乱下手的机会。”
擅长捕捉时机并不是黄少一个人,蓝雨全队都是机会主义者。

原文:“因为手速的硬伤,在这种竞相爆发般的战斗中,喻文州可能很难打出一样的节奏,但是他能以大神之名在这个圈中站住脚,自然有他以慢打快的一套。
在这场华丽的对决中,喻文州绝不是酱油,相反,他的存在至关重要,因为他是术士,他的控制,对对手将是很大的干扰。在这种没有治疗,全是血拼的战斗中,一次控制技能得手,很可能一人就要被打残了。
反观B队,从场上五人到第六人于锋,个顶个的全是顶尖攻击手。控场这种事,只能大家各凭意识和手段来分担了,哪比得上喻文州这样专注地纵观全局来发动。
至此,A队的战术安排已见端倪。他们从一开始就打算放大喻文州这位术士对比赛的影响,那么其他四个必然要承担更多的战斗责任。可这四人当中又有一个黄少天,这位有妖刀之称的机会主义者,和一般的核心攻击手可不一样。在蓝雨战队中,他很少充当突击的攻坚手,以前是于锋,现在,这种事交给14岁的卢瀚文了都没有交给他。
这并不是说黄少天在突击攻坚一类的战斗表现就很差劲,只是对于他而言,这样的角色并不能充分发挥他的才能。他需要一定的掩护,需要伺机而动。
于是,他拿到了这样的机会,虽然没有得手,但是这才刚开始,就能给黄少天创造出这样的机会,已经难能可贵。因为此时的队中,他拥有更加彪悍的,可以给他制造掩护的队友。”
战斗风格。

原文:““掩护!”喻文州喊了一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立即撤剑归位,护在了索克萨尔左右。
周泽楷也跟着就变幻了节奏,一枪穿云移动大幅度加多,一个神枪手,不和对手保持距离,竟然是在和君莫笑拉近距离,显然是要给予更多的火力压制,必要时更可能直接贴身使用枪体术来纠缠。
索克萨尔开始吟唱,看起来是要不顾一切地完成这次法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都被拿来当盾牌用了。
叶修无法再去打断。有黄少天守株待兔,再有周泽楷的强逼,强去打断,肯定会被这二人彻底钳住。A队这一变,是将陷阱就明晃晃地摆在叶修面前,跳不跳,看起来都将是大麻烦。
只是,A队这一下三个角色都围着叶修的君莫笑转了,B队足足闲出来了两人。苏沐橙和楚云秀,本场在共同承担远程策应的角色,一看叶修那边身处两难境地,两人连忙朝这边转火。
沐雨橙风一步跨前,正踩在风城烟雨身前,甩出格林机枪,一边疯狂倾泻子弹,一边掩护着身后风城烟雨的吟唱。
沐雨橙风的子弹飞至,黄少天的操作再惊人,也不可能凭剑技将所有的子弹削下。可是子弹若从此飞过,只要命中一颗,就将打断索克萨尔的施法。
于是,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身前。能解决的子弹,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用身体去挡。
噗噗噗噗!
夜雨声烦身上连串的血花,看起来极其悲壮。不过……格林机枪毕竟也是个低阶技能,夜雨声烦人当盾的场面是悲壮,血花也够绚烂,可真实的伤害,实在不值得恭维,比起继续这个咒术,依然值得。”

原文:“于是在最后,火力集转到了喻文州身上,四个人攻击,两个贴身,两个远程,对付一个术士,一个在操作速度上完全无法和他们场上任何一人相提并论的术士。
“太残忍了你们……”喻文州所能做的,大概就是苦笑着对这帮凶残的家伙稍稍提一点意见了。
韩文清不可能永远地截下那三人,但只这片刻的拖延,帮四人争取到了集火的机会,那是何等的凶悍?再加上喻文州的抵抗能力实在有些微薄,索克萨尔的倒下,完全就是数秒。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第一个从大漠孤烟的阻挠中破出。
救援!
这已是他看到索克萨尔被强攻时下意识的一个判断和反应了。夜雨声烦步子已经迈出,但在这时,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却突然转火,子弹扑向了大漠孤烟。
夜雨声烦脚步顿住。
交换!
他瞬间明白了周泽楷的意图。在没有治疗的场面,此时想再救下索尔萨尔已近乎不可能。不如向大漠孤烟发动集火强攻,无论可以围魏救赵,还是完成交换的话,都算是可以接受的结果。
黄少天立即停止了下意识的反应。他丝毫没有因为索克萨尔的被围攻而产生冲动。他可是荣耀最凶残的机会主义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其实很无情,很冷酷,很能忍受,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把握住最致命的机会。”

原文:“谁也没有想到,包括A队自己的队友。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在刚刚避让B队回援退避一旁后,立即就杀了个回马枪。
剑影步!
夜雨声烦瞬间散落成七个身影,三段斩开路,数道身影瞬间闪回,目标:大漠孤烟!
全场观众的呼吸都仿佛要停止了……B队击杀了索克萨尔,回援救下了大漠孤烟,一波场面上的高潮刚刚度过,看起来就要重整旗鼓准备接下来的攻势的。所有人的心情刚从连段的紧张中稍有平复,谁都没有想到,就在这个节点上,黄少天竟然突施冷箭。
这个机会捉得真的是……太凶残了……
数道身影闪回,夜雨声烦的剑终将大漠孤烟刺穿。那个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霸气拳皇,没有倒在四人的强势围攻中,最终却倒在了刺客的阴冷一击下。
黄少天,夜雨声烦,虽非刺客职业,却是真正的刺客。”
喻队,你掉的是这个骑士黄少天,还是这个刺客黄少天?
都不是,我掉的是剑客黄少天。(喂)

原文:““掌握攻击节奏这种事,还是得我来啊黄少!”一个带着笑的声音传来,一记极为凶悍的剑光斩下,那不顾一切的声势,剑系职业中唯有狂剑士了。
百花于锋,狂剑士落花狼藉,到阵。
另端,机械的卡卡声响,却是肖时钦的机械师生灵灭也终于赶到。
而黄少天,也终于从于锋这话里听出点名堂,因为昔日在蓝雨,承担攻坚箭头,带动全队节奏的那个人,正是于锋。而他,黄少天,蓝雨真正的核心,事实上是游离在体系外,是伺机而动的。
换句话说,黄少天擅长的是找机会配合他人,而不是让他人来迎合他的攻击,这一点,他与许多核心攻击手都不同。
所以就在刚刚,显然他的判断出了点小问题,他所做的攻击,或许时机不对,或许站位不好,总之是干扰到周泽楷,进而打乱了他们两人一直很完美的节奏,于是被叶修瞬间反击,跟着周泽楷对那边两位的牵制也被打破。
“这个……确实是我不擅长的,可惜你现在也是对手了。”黄少天对于锋说着。”
战斗风格。
于锋转会百花之后黄少的态度一直不是很好,他应该很不喜欢昔日队友今日对手的感觉吧。黄少对战队和队友的感情都极其深厚,觉得这个和蓝雨的环境也分不开关系。

原文:“暗夜斗篷甩了个大空,黄少天不免要得意一下,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地下泥土微松。
地心斩首术!
君莫笑,竟然突从地底飞起,引得无数人都惊叫出来。
黄少天的反应之强悍在此时可就反映出来了。这一击,可不在他的料算当中,全凭触发时的反应和超高手速,夜雨声烦硬是一个后跳,而且剑还能砍出。只是此时再操出一个技能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的,这只是一记普通攻击,君莫笑地心斩首术跃起,直接就将这一剑给荡了开去,另一手扬起,朝着夜雨声烦面门就是一打。”

原文:“蓝雨这边,之前还因连续在不强的对手身上丢分收获到不少担忧,可是近期来看,蓝雨战队那确实只是一时的低迷,这一调整好了,成绩立即就有起色,没几下就冲到了积分榜第二位。微草战队则继续着他们擂台场上的华丽不败,本轮对烟雨只丢了一场个人赛,9比1大胜对手。”
蓝雨战队在第十赛季十八轮常规赛前连续几场低迷,虫爹没有写明原因,觉得这个可以用一下。

原文:“剑客的四个75级大招,伤害不算特别可怕,却在别的方面都有着加持。
强制倒地的落英式;
攻速极快的流星式;
判定强劲的破空式;
以及可以用剑气扯动目标身形的回风式。”
第十赛季兴欣对轮回,擂台赛莫凡对杜明。杜明也是剑客,虽然和蓝雨无关,但我觉得这个招式描述可以留意一下。
顺便一提,杜明的剑客有两个名字,羽痕和吴霜钩月,前一个只出现了寥寥几次,不排除虫爹写嗨忘了的可能性。
(看着看着我怎么觉得轮回也好萌啊……可恶,他们明明抢了我蓝雨的冠军来着!)
有生之年一定要写一个命运拐弯,魏老大把攻略卖给蓝雨得冠军的剧情,就算是在梦里……

原文:“所以林敬言上来就玩战术,迂回前进。走半截就见叶修又在频道里嚷:“老林快点行不行,等半天了。”
林敬言理也不理,继续自己的节奏。话多如果就能赢的话,黄少天早拿六个总冠军了。”
又欺负黄少。
虫爹好爱玩黄少的话唠梗,有几次完全不相干的剧情都只是提个名字也要这么补刀,哼不就是六个总冠军,等我去写!(不是

原文:““你……你现在东躲西藏的又算什么方式?”黄少天用很高强的操作,硬是把一句脏话给修成了省略号。
“这是练习你懂吗?季后赛上,这可是要算人头分的。我们兴欣已经开始适应季后赛的节奏了,这下你服气了吧!”叶修说。
“服气你……”高强操作再次表现,“你们两个人,还想取下什么人头分吗?”
“那可不一定!有本事你出来一个打我们两个啊!”叶修叫。
“好啊!我一个打你们两个!”黄少天说。
“其他人退后一百个身位格。”叶修说。
“退了退了。”黄少天说。
“哪有这么快就退好的?”叶修质疑。
“正在退。”黄少天说。
“好我看看。”叶修说。
蓝雨战队诸位顿时全神戒备,五人组成的视野环顾360度,只要有丁点人影闪动,都不会逃过他们的影子。
“哪有退!骗子!”叶修大怒。
“你哪有看,你这个骗子!”黄少也天怒,他们完全没发现有人探头来看,这家伙根本就不在这一带。
“我猜的!”叶修说。
“卑鄙!”黄少天叫。
“别浪费时间了,快点找到我们,一场比赛打这么久,你们不烦吗?”叶修叫道。
所有人泪流满面了,这种情况分明应该是你们两个造成的才对吧!
“差不多了,他们应该就在这一块了。”蓝雨战队的频道里,喻文州却已经做出判断。
“兵分两路,我和少天走左路狭道口,宋晓你和郑轩走右路,绕那块大石头过去。”喻文州接着布置。
“咦!我呢?”守护使者选手徐景熙诧异,兵分两路里没有他的名字。
“嗯,左右两路是埋伏,你就这样走上去,当诱饵。”喻文州说。
“太残忍了。”徐景熙泪流满面。”
兴欣对蓝雨,团队赛。蓝雨战队包括治疗和队长,任何人都可以拿来当诱饵的战术风格。
还有脏话可以靠操作省略成……,大家不来猜猜黄少骂的是什么吗?

原文:““他跑了有什么意义?”喻文州问。
“再跑十分钟?”叶修说。
“……”蓝雨战队真的集体无语了,好说这是正式比赛啊!你们还真就玩上捉迷藏了?

谁知就在这时,索克萨尔的身后,忽然人影一现。
毁人不倦,突然从这一端又绕出来了,抬手手里剑飞出,直击索克萨尔。
喻文州早听了队友提示,连忙闪避。但毁人不倦跟着手里剑后,转眼就已杀至跟前,跳起,朝着索克萨尔一刀劈下。
叮!
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夜雨声烦一记三段斩,瞬间闪到了索克萨尔身前,架下了毁人不倦这一击,接下来的两段斩击,顺势就将毁人不倦杀退。”
感觉夜雨对队长的保护真的非常周密。
集体无语,黄少难得的无语x1.

原文:“又是近十分钟的折腾,君莫笑和毁人不倦被蓝雨追上,一番激战,这次蓝雨终于没有再错失机会,狠狠地将二人给击杀了。黄少天和郑轩甚至在比赛结束将退未退的那点时间里,对着君莫笑和毁人不倦两个角色的尸体一通鞭尸。”
鞭尸小队是黄少和郑轩,好像发现了压力山大一个特别的点。

原文:“攻击确实变得更加合理更加连贯更加有威力了,但是防守呢?
防守中要保持攻击性的做法有很多,直接硬吃伤害确实很豪迈很具攻击性,但是,选择的要求是合理,是效果最大,而不是一味追求某种特定的指向。
过分地使用硬吃伤害这种方式,有可能会像梁方那样卖血过多,最后赚不回来而成为败点呢!
如果能和喻文州单挑一次的话,她大概会更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不过这种机会恐怕很难有。不过也没必要,叶修的话,肯定也会看出这一点的。”
兴欣对微草,擂台赛唐柔对王杰希。这里牵出了一下喻队的风格,这段其实我不是很理解,写的有点抽象。结合上下文,寒烟柔攻击向王不留行的时候,王不留行用熔岩烧瓶(攻击技能)作为招架,而溅出的熔岩也对寒烟柔造成了伤害。唐柔的提升也是体现在攻击上,她好强不肯妥协,就算选择合理也不是指的退让,只是在向前的时候选择更加准确,完全不考虑防守,这个应该指的就是“一味追求某种特定的指向”。
而喻队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是一个精打细算讲节奏的选手,和强攻型是两个路子,“防守中保持攻击性”和“选择的合理,效果最大”以及之后叶神指导唐柔说的“保持攻击的延续性”,喻队风格就应该是这样的了。

截止到这里是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未完
(天辣这考据都写了2w4了,才是全职的四分之一左右,还只扣的蓝雨,痛并快乐着向女神表白)

评论(2)
热度(51)

© Stereotype | Powered by LOFTER